Photobucket

 ████████相關簡介████████

 

導演: 林泰佑

编劇: 金云景

主演:

千正明 / 韩智慧 / 李尚允 Sang-yun Lee / 徐贤真 / 李文植 / 姜志燮 Kang Ji Seok

類型: 劇情 / 動作 / 歷史

官方網站: 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mate/index.html

制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日期: 2011-02-07

又名: 伙伴/乞丐貴公子/짝패/The Duo

Photobucket

朝鮮王朝末葉,1840年,在大雨滂沱和閃電雷鳴的夜晚,兩個孩子在同一村莊,同一夜誕生,兩個孩子的出生地點各不相同,其中一個作為家財萬貫的富人安東 金進士家的長孫(千正明 飾)降生,另一個在乞丐窩棚不知生父是誰,作為一個女乞丐的兒子(李相尹 飾)出生,但是不幸的是,金進士的夫人崔氏因為難產離開人世。於是金進士找女乞丐末順成為孩子的奶媽,因為對兒子的思念,末順請朋友鐵石把她的親生兒子抱 來,將兩個孩子掉包,時間就這樣流逝而去,身分被調換的兩人長大後因為同時愛上桐女(韓智慧 飾),而產生了複雜的愛情三角關係…

╔══════════════ ೋღ☃ღೋ═════════════╗

☼███████████████非關人物███████████████ ☼

╚══════════════ ೋღ☃ღೋ═════════════╝

 

立意良好,傳達想要將顛倒世界給撥亂反正的企圖心,以期恢復正常秩序。 會有這樣的想法可以說建立於少年時期二人的生活經歷,天雷千辛萬苦地萬里尋母後發現媽媽不想認他,過往乞食饑寒交迫的日子再次受到如此打擊後,天雷終於想 要擁有力量,他跑去念書識字更加上進至最後當上桐女身邊邊商人;貴雷原本生活優沃富足,但在知道世間並非全都可以金錢解決所有問題的深刻瞭解下,又交到天 雷這樣的朋友,令他在進入補盜廳後想盡力改善這個亂世。

可是我來盜賊與姜捕手的問 題、金大人其實是天雷老爸而且為了在這汙濁的世間生存也替它人幹了不少壞事,天雷與貴童的價值觀備受考驗。天雷最後選擇繼承我來盜賊成為義賊來反抗社會不 公;貴童留在體制內受到忠義二難的煎熬,當事情越演越烈下,二人都無法回頭了。到了最後面對親兒子準備大義滅親的情形,金大人感嘆自己沒有好好教育孩子還 想拉他們進入濁事中,也知道貴童的可貴。只是做為父親的想要彌補之前的過錯想讓天雷活下來,這些都令貴童心中困擾不已;天雷在得事情真相後也是自暴自棄使 我來派情況被頂到浪尖上。就在金大人準備金盆洗手回鄉教書悔過的情形下,貴童為幫助天雷逃亡而與他互換衣服時,應該已存死志想離開這個人世間。只是事與願 違,天雷白白替他受了龔補校那刀死了,留下遺撼的衆人。而堂堂而立的男子漢天雷升天了,餘下的相關人等大概更覺愧疚,最後金大人看著自己的孫子、天雷的兒 子時應該會想說這回要把他教育成正正當當的男子吧!

做為一個時代劇,雖然中途很多劇 情拖沓但衝突、體制弊病、階級糾紛等都有好好描述讓人知道那個時代的問題,相當不錯。只是最後還是不勝唏噓,平民不宜與官鬥。二個男主角的奮鬥也可說得上 失敗,而本劇最後那像腰斬的趕劇情也可以聯想到似乎收視率不佳,可惜了一個原本有機會成功的好劇本。

╔══════════════ ೋღ☃ღೋ═════════════╗

☼███████████████分集劇情███████████████ ☼

╚══════════════ ೋღ☃ღೋ═════════════╝

 

第1集
鐵石帶著懷著身孕的末順逃到龍馬村,被當地的乞丐抓回以老根老大為首的乞丐窩,在雷雨加交的夜晚,末順和金進士府同時生下一名男嬰,老根老大為末順的小孩 取名為天雷,而金載翼則為兒子取乳名為貴童,但金載翼的夫人當晚因難產過世了;鐵石和末順並非夫妻,末順懷了漢陽府上大人的孩子,被夫人知道之後追殺,喜 歡末順的鐵石只好帶著末順逃亡;老根老大帶著一幫乞丐到金進士府的夫人喪禮上乞食,得知貴童少爺因為沒奶喝大哭不已,便將末順之事告知管家,管家帶著家丁 到乞丐窩強行將末順帶走,到金進士府上為少爺餵奶,金載翼強行將末順留下,成為貴童的奶娘;天雷因肚子餓大哭,老根老大的大房要鐵石去金進士府上把末順找 回來...   

 

第2集
因為金進士府不肯放人,老根老大的大房只好背著天雷四處要奶;漢陽的夫人派出推刷手要抓回末順,老根老大想將人交出賺取賞金,但金進士府不肯放人,老根老 大只好回頭要脅金載翼,金載翼給了老根老大兩百兩,末順就這樣被賣進金進士府當奶娘;因沒奶喝,天雷大哭不已,情急之下鐵石只好半夜抱著天雷到金進士府外 等末順,末順聽見孩子的哭聲,偷偷跑出來見鐵石,並要?石幫她,將天雷與貴童互換;15年後金進府上的貴童,成了專門惹事生非的頭痛人物,貴童從學堂逃 課,去跟獵戶學槍法,在野外認識了姜捕手和他的神射手姪女月兒;而金載翼的親生兒子成了乞兒天雷,但天雷天性善良,氣質不凡,市集上人人都喜歡他﹒﹒﹒   

 

第3集
天雷因撿馬鈴薯,被縣監的護衛打成重傷,鐵石連忙帶他去醫治,並送到大房大娘那兒休養;鐵石要末順盡快離開金進士府,跟他一起上漢陽,但末順不肯,一直找 藉口拖延,鐵石警告末順,天雷和金戴翼長得很像,再拖下去很快就會穿幫﹒﹒﹒逃學的貴童回到家,被父親痛打,末順心疼不已,但貴童堅持不肯認沒做過的偷雞 賊;夫人認為貴童的頑劣行為都是末順寵出來的,對她很不滿,想找機會趕走末順,但金進士沒答應;重傷躺在床上的天雷問大房大娘,金進士府裡的奶娘是否就是 他的親娘,大娘推說不知情,天雷堅信並跑到金進士府後院偷看﹒﹒﹒貴童喜歡訓長大人的女兒桐女,寫了情書送她,但桐女怨恨當年金進士害她父親被削奪官職, 對貴童也非常不耐煩﹒﹒﹒

 

第4集
天雷在學堂窗外偷聽學生讀書,剛好被準備去學堂的貴童看到,貴童本想搶奪天雷的書,但天雷卻飛快逃跑,逃跑時留下先前在地板上寫的字,當桐女的父親也就是 學堂的先生聽到外面吵雜聲後出來察看,看到地上寫的字,便問貴童是否是他寫的,當貴童說是一個小乞丐寫的時,他感到不信與驚訝,更沒想到天雷因為有不明白 的地方,竟半夜親自跑來請求先生教導,桐女的父親讚賞他的資質與努力,正式收天雷為他的弟子﹒﹒﹒教貴童槍法的阿撒的爹,與官府士兵纏鬥,情急之下貴童挺 身相救,並表明身分是縣監的外甥,才暫時阻止了官府的押人行動,但也讓他了解縣官是如何貪得無厭地壓榨人民,貴童心中五味雜陳﹒﹒﹒

 

第5集
月兒因為知道貴童喜歡的是學堂的小姐,不是自己時,難過不已,把答應要繡給貴童的書包燒掉;侍生們私下秘密開會,要推訓長大人為上疏文的疏頭;天雷按照和 訓長大人約定的日子前來學習,但訓長大人因為和侍生們開會不在,桐女看天雷很餓,要拿東西給他吃,但天雷拒絕,表示他是來學習的,不是來乞討的,桐女追到 喪輿庵解釋自已沒有瞧不起他的意思,只是託天雷作的推磨詩的福,做了綠豆煎餅,希望天雷能一起享用,並問起天雷讀書識字之後想做什麼,天雷希望天下的百姓 都可以是是兩班;天雷去找末順,希望末順能承認是自己的親娘,不過末順卻很冷漠地對待天雷,並對天雷說他認錯了人,這讓天雷灰心難過﹒﹒﹒  

 

第6集   
桐女聽到貴童對其他學生們說晚上要去捉鬼的事,細聽知下得知他們要去的地方就是天雷晚上讀書的地方,因此桐女連忙趕去通知天雷,要他趕緊離開,並消除天雷 曾待過喪輿奄的痕跡,但天雷不答應,這是這十幾年來他學習讀書的學堂,他誓死保衛;因參加會議的人中出現密告者,訓長大人等人準備上疏之事,已被官府人得 知,侍生等人決定加快動作;貴童為了要去捉鬼,向月兒借短槍,但貴童以為月兒還在生氣,嚇得奪門而出;晚上貴童聯合判述和世甲去喪輿奄捉鬼,桐女和天雷用 計讓一群人嚇得尿褲子,落荒而逃﹒﹒﹒貴童的妹妹金玉到街上買鞋,被都甲強行搶走,正在逛書店的天雷連忙追上都甲,教訓了一頓,把東西送回給傷心不已的金 玉,但隨後追上的老根老大把天雷打到重傷﹒﹒﹒   

 

第7集   

金載翼吩咐兒子貴童,從明天開始不要再去學堂;天雷身負重傷,但不敢忘了與訓長大人的約定,想要出門,但姜捕手不讓他行動,問天雷為何要阻止自己老大的兒 子偷東西,天雷認為乞丐要有乞丐的道義,乞丐是靠別人的施捨過日子,不可以去偷別人的東西,姜捕手訝異;姜捕手求月兒的爺爺收天雷為徒,老根老大跟他兒子 被打得鼻青臉腫,心有不甘,想找天雷算帳,便把隔壁村子的乞丐幫老大叫來,一起進攻白丁村,但在半路上,金老大跟李老大想找自己的仇人算舊帳,這讓老根老 大非常生氣,雙方人馬互打了起來;天雷回到喪輿庵,發現自己的書被貴童拿走,非常生氣,便去找貴童想要回他的書,貴童要求天雷跪下來道歉,就把書還給他, 天雷不肯下跪,兩人就打了起來,老根老大聽到天雷要留在白丁村,開出二百兩的贖身價﹒﹒﹒

第8集   

貴童和天雷兩人再相約,貴童還準備了飯糰,準備讓天雷先吃飽,兩人再打,兩人打到最後雙方都沒有分出高下,貴童提出願意把書還他,但希望天雷撇開彼此的身 分地位,做他的夥伴,天雷一口答應…訓長大人準備出發去漢陽,為了以防萬一,要桐女燒掉一切文字證據,桐女雖然反對,但父親決定一搏;貴童將天雷的書拿給 桐女,告訴桐女他和天雷打了一架,互相欣賞對方,兩人成了夥伴;末順即將離開金進士府,鐵石幫她在附近的酒館找個廚娘的工作;桐女為了父親要遠行,特地到 鞋匠舖為父親做雙新鞋子,但月兒因為之前替貴童送鞋給桐女的事,不給桐女好臉色,百般刁難﹒﹒﹒  

 

第9集   
月兒去找貴童,告知阿撒的爹被官衙帶走的事,貴童去勸舅父釋放阿撒的父卻遭嚴厲回絕,貴童很沮喪不能幫上任何忙,貴童和天雷在市集相遇,兩人閒話家常,在 一旁的月兒和爺爺連忙喝止天雷的不敬之舉,貴童連忙解釋兩人已成為地位平等的好夥伴;貴童帶天雷到酒館想介紹奶娘末順和天雷互相認識,沒想到末順一見到天 雷,臉色大變,行為異常,天雷也找藉口先行離去,貴童疑惑;貴童回到家,被父親叫去訓斥白天為阿撤的爹向縣監求情之事,貴童回父親說縣監把無辜的百姓抓進 牢裡,有罪的人是縣監,貴童父大怒,貴童奪門而出,為骯髒的家門難過不已﹒﹒﹒因縣監濫用刑罰,讓阿撒的爹活活被打死,

貴童的舅父連忙來找貴童的父親幫忙,並說他會負責解決學堂的訓長大人﹒﹒﹒   

 

第10集
告密者李生員將完全不知情的桐女從牢裡領出帶走;姜捕手處理完劉先達後連夜離開,衙門隨後趕到鞋匠家要逮捕姜捕手,找到人的兵士將爺爺帶走,月兒著急不 已;貴童到學堂遇見早已在那裡的天雷,貴童說想不到訓長大人是叛變造反的首腦,但天雷告訴貴童這些謊言都是縣廳裡的人捏造出來的;天雷冒著被打死的風險去 找老根老大,以教都甲念書為條件,求他出借一些人手,好幫訓長大人送葬;貴童的妹妹金玉為了躲都甲,不小心扭傷了腳,蹲在路邊大哭,天雷只好背金玉回金進 士府,途中金玉發現天雷脖子上也有和她及金進士一樣的紅色胎記,覺得神奇不已﹒﹒﹒李生員將桐女賣給妓院﹒﹒﹒   

 

第11集
判述看見桐女被帶進妓院,連忙通知貴童;天雷氣憤縣監殺了訓長大人,決定利用縣監到市集巡視時,刺殺他為訓長大人報仇,月兒出聲勸阻,但天雷堅決行動;縣 監到市集巡視時,天雷藏身在暗處準備出手,卻看到藏身人群中的月兒拿出短槍朝縣監開槍﹒﹒﹒雖沒能將縣監置於死地,但百姓已蠢蠢欲動,對兩班們非常不滿; 因縣監中彈,衙門兵士將縣裡所有會放槍的捕手全都逮進牢裡,幸虧月兒和天雷已先一步躲藏起來;另一方面貴童得知桐女被賣到妓院,便男扮女裝到妓院探聽消 息,並與天雷和判述、世甲等人相約,要去妓院救桐女﹒﹒﹒

 

第12集
天雷貴童等人要出發到妓院救桐女時,判述因太過害怕,臨陣脫逃;百姓對兩班長期累積的不滿爆發,到處找落單的兩班麻煩,局勢混亂,金載翼連忙要夫人帶著金 玉先回娘家;貴童和天雷用計闖進妓院,一起聯手將桐女自妓院中救出,並暫時安置在奶娘住處;天雷擔心貴童的安危,特地留下來護送貴童回家,貴童納悶為何判 述都離去了,天雷卻願意留下,天雷回說因為兩人是夥伴;姜捕手等人動員百姓們一起衝進縣廳,不但把牢裡的人救出,並決定要與貪官們決一死戰﹒﹒﹒身為兩班 的金載翼帶著貴童和管家老朴連夜逃亡,在途中遇到四處追殺兩班的亂民,金載翼要貴童先行逃往渡口,激列打鬥之下金載翼受傷,幸虧天雷出現﹒﹒﹒


第13集
十年後,天雷成為去清國行商的行首,而貴童則成為令大家頭痛的捕校,但因貴童的父親位居高官,長官對他是又愛又恨,貴童的父親則因為當年天雷救了他一命, 一直想辦法要讓天雷當官,並想要把自己的女兒金玉嫁給天雷,因此要求貴童也當說客,說服天雷參加譯官考試;另一方面當年告密民亂事件的李生員,被一群叫我 來的盜賊所殺,並將李生員的錢搜刮一空,全部分給那些沒東西可吃的窮人,官衙開始著手調查這起殺人事件﹒﹒﹒我來的盜賊更是在城裡四處張貼,他們會依天命 行事,懲罰那些搶奪老百姓血汗錢的兩班,和那些欺壓老百姓的流氓無賴們﹒﹒﹒

 

第14集得知天雷使行回來,金玉連忙以找桐女為藉口去旅閣,碰到了天雷,問是否也送了東西給桐女,天雷說是同樣的東西,只是顏色不同罷了,金玉便向桐女要了天雷送 的禮物,全部自己獨佔;天雷告訴桐女,當年害訓長大人遇害的告密者李生員,已被我來的盜賊殺害,桐女震驚;內需司的庫值一直刁難,不肯收旅閣送去的貨品, 要求天雷親自過去,內需司的倉監開口要天雷賄賂,否則不收貨,天雷為難;貴童調查李生員之死,意外發現自己的舅舅竟然常跑去向他要錢;內需司的倉監與流氓 王頭目串通,要將倉監私吞的貢品偷運出海﹒﹒﹒

 

第15集天雷陪貴童父子去打獵,金戴翼勸天雷去考譯官被拒後,又鼓勵天雷去考武試當武官,並會為天雷安排出身問題,成為兩班的孩子,天雷婉轉地說會好好考慮,但沒 想到桐女應和貴童父親的話,要天雷去當官,這讓天雷聽了非常難過,認為桐女是想讓他考上武官後離開她的身邊,但桐女表示貴童的父親有意要天雷成為他的女婿 人選,而金玉小姐又如此愛慕天雷…我來盜賊這一次又搶了內需司與王頭目一起貪污偷取的貢品,並在王頭目家大門留下要取命的怪書,因此王頭目派人去找倉監, 並逼迫倉監服毒自我了斷,但也因倉監的自盡,導致事情鬧大;布庄老闆告訴天雷,這次他進回來的布料,全都少了一尺半,硬是每疋綢緞要扣一兩,桐女知道了, 立刻派人到布庄把所有的布搬回來﹒﹒﹒

 

第16集
為了查倉監服毒自盡一案與追查我來盜賊,貴童派人去抓庫直;桐女將所有有問題的綢緞搬回旅閣,重新丈量,發現尺寸並無欠缺,布庄老闆知道騙局被拆穿連忙道 歉,要求把綢緞搬回店裡,但桐女並不同意,將貨扣留,讓著急的布庄老闆加價將貨品取回,天雷訝異桐女的生意手段;月兒對此深表不滿,但言語上天雷還是護著 桐女,讓月兒更是氣憤,天雷為了讓月兒消氣,約月兒明天去市集看偶戲,月兒開心不已;貴童逮捕庫直,正在問案時,龔捕校卻帶著從事官的命令將庫直釋放,貴 童不解﹒﹒﹒趙先達來找末順,鐵石積壓已久的情緒暴發,衝上去狂打趙先達,末順為了解救情郎,死命咬了鐵石一口﹒﹒﹒

 

第17集金玉和桐女到市集看偶戲,撞見月兒和天雷也一起到市集看偶戲,兩人的模樣還很親熱,金玉生悶氣;金玉的母親想把金玉嫁進閔氏家族,但金載翼不同意,想把金 玉許配給天雷;都甲請天雷去見一個人,沒想到要見天雷的人竟然是姜捕手,姜捕手請天雷幫忙,原來我來盜賊是姜捕手一行人,前一陣子王頭目派和倉監被搶的人 蔘和鹿茸需要找買家;金玉在市集看到天雷和月兒後,心裡頭一直不舒服,疼愛妹妹的貴童幫金玉按穴道時,發現金玉後頸有紅色胎記,金玉說爹也有,更奇怪的是 天雷也有,貴童疑惑;當天雷冒著身命危險尋找買家時,都甲的娘竟然把都甲偷偷拿回去,孝敬老根老大的人蔘與鹿茸拿去市集換成白米與錢,被王頭目派的人給發 現﹒﹒﹒


第18集
鐵石為了討末順開心,去把趙先達找回來,求他晚上去末順那裡,旁人都看不過去;都甲為了保護爹娘的安全,跑來求天雷收容老根老大他們後,又跑回家拿先前偷 藏的槍枝,天雷問都甲為何變成我來盜賊,都甲說他不想和他爹一樣,他要為那些餓肚子的百姓做點事;天雷不放心都甲一人回去,隨後跟上,解救了被王頭目派包 圍的都甲;桐女知道天雷收容老根老大的原因後,要求他們離開,別連累自己,天雷不解為何桐女要與不義妥協,並說明自己會與老根老大等人一起離開﹒﹒﹒;末 順到月兒家要幫趙先達做鞋,卻被為鐵石打抱不平的爺爺趕了出來,末順氣不過大罵鐵石﹒﹒﹒   

 

第19集

天雷幫姜捕手處理完人蔘和鹿茸後,向姜捕手提出之後不要再見面的要求;貴童在射箭場上戲弄閔公子,閔公子差點脫光,落荒而逃,貴童要遲來的天雷替閔公子射 最後一箭,無意間看到金玉所說的後頸上的紅色胎記﹒﹒﹒貴童懷疑自己是奶娘的兒子,末順把他和天雷互相調換過來,難過的貴童去找末順確認,並從末順的態度 中確認了這一切,回到家裡的貴童非常難過,一改以往的態度,反對金玉嫁給天雷;末順在路上遇到當年追捕她的推奴,帶來了驚人的消息,當年要追捕她的夫人已 在多年前去逝,而讓她懷孕的李參奉大人也臥病在床,可能很快就會離開人世,沒有任何子嗣的李參奉現在急著在找末順和末順生下的孩子,聽到這話的末順,決定 認天雷為兒子,並要鐵石去說服天雷﹒﹒﹒   

 

第20集桐女到貴童家,與貴童的父親商量要為訓長大人建功德碑之事,金大人表示石碑的錢他會付;桐女在回程路上遇到喝醉的貴童,桐女問貴童是否他的心依然沒變,是 否在他心裡,依然只有桐女一個女人;寶春先帶末順回李參奉家,並答應明天天雷也會到李參奉家認親;天雷知道桐女將為訓長大人建功德碑的事交給金大人處理, 甚至還讓金大人付碑石的錢,天雷勸桐女此事不妥,恐會引起訓長大人的知音與儒生們的反彈,但桐女堅持會自己看著辦的;鐵石告訴天雷親生父親出現的事,天雷 表示他不想認那個爹,也不想認末順,因為爹娘在他心裡已經消失很久了,月兒勸天雷不要固執,要天雷去找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天雷內心掙扎,下不了決定﹒﹒﹒

 

第21集因為李參奉的出現,末順認天雷為兒子,貴童的父親覺得很對不起天雷,是他當年強留末順當奶娘,才會造成母子分離,他想讓金玉嫁給天雷,以補償當年的錯誤, 知道真相的貴童堅決反對;因為李參奉,天雷也有了兩班身分,桐女要天雷遠離製鞋老人那幫賤民,天雷不依,天雷與月兒約定,就算成了兩班之後,他與月兒等人 的交情,還是不會改變的;末順為了爭取遺產,因此要鐵石勸天雷認祖歸宗,不過李參奉的堂哥認為天雷不是他堂弟的骨肉,同樣天雷也覺得李參奉很陌生,不像是 自己的父親,另一方面庫值死了,捕廳決定以被我來盜賊殺死結案,貴童為了找尋真相,想繼續調查;知道自己與天雷之間秘密的貴童,得知李參奉快去世的消息 後,出現在李參奉家,見了自己的親生父親最後一面﹒﹒﹒

 

第22集李參奉應末順的要求,在死前留下遺言,分別留給末順和天雷各五萬兩;我來盜賊這次決定要刺殺王頭目,都甲自願要求當前鋒,以報之前燒了他家的怨恨,但在交 戰過程中,都甲不幸被對方給砍死;天雷辦完李參奉的喪事回到旅閣,桐女要他與之前從來沒見過面的兩班宗親們保持良好關係,天雷說只想忘記這一切,並要自組 商團離開這個地方﹒﹒﹒末順回到酒館,問鐵石願不願意接手這間酒館,她自己想另開一間客棧,並用筆錢補償鐵石,但鐵石不要錢,只想待在末順身邊,可以隨時 看到她﹒﹒﹒   


第23集
豐三到旅閣來告訴天雷都甲的死訊,天雷氣憤不已,質問姜捕手為何拉都甲進我來派,並出言唾棄姜捕手;張老根在半毀的家中發現一把短槍,認為是都甲留給他報 仇的遺物,因此開始勤練射擊,決定要一個人單槍匹馬去射殺王頭目,並要求加入我來派;末順到貴童家,表達對貴童與桐女婚事的關心,貴童知道後氣憤不已,要 末順不要再到他家擺出娘的姿態,並說出末順雖然是他的親生母親,但他不想承認末順是他的娘,也不要期待他會開口叫末順一聲娘,末順傷心不已;姜捕手聽到豐 三說老根老大要獨自去殺掉王頭目,立刻追了上去,要把老根老大帶回。

 

第24集透過姜捕手的協助,可以從王頭目家保住一條命逃出來的張老大,拜託姜捕手讓自己可以加入我來盜賊,為死去的都甲報仇;而王頭目雖然因為進德的安排,不在府 上逃過了一劫,但幫派裡的左相當場斃命,損失不小;在市集上看到前縣監的桐女,產生為父親復仇之心,派萬得跟縱前縣監,探聽其住處;桐女派萬德送信給貴 童,貴童卻要萬德傳話給桐女,不要再煩他了,桐女因貴童的態度痛苦不已,貴童另一方面也告訴天雷,他的意中人不是桐女,而是另有他人,要天雷轉達桐女,天 雷疑惑;都甲的娘找不到老根老大,要天雷幫忙,天雷找上姜捕手,得知老根老大被砍傷,想要帶張老根回旅閣醫治,但張老根不願意,天雷氣姜捕手拉張老根進我 來派,兩人發生嚴重爭執﹒﹒﹒龔捕手告訴貴童,他們別動隊已查出,當年在龍川縣引起民亂的姜捕手還活著,並且成為我來派的首領

 

第25集桐女父親的祭日,桐女、天雷和貴童的父親金大人,都到訓長大人的墓前祭拜,金大人在墓地看到磕頭的天雷後頸的紅痣後非常吃驚﹒﹒﹒桐女要萬得去買槍,桐女 夜晚假扮我來盜賊,持槍闖入前縣監家中,逼問當年殺害成守昌大人是誰的主意,縣監將所有過錯推給金大人,幸好三月出來作證,證明決定殺掉守昌大人的是縣 監;鐵石和燙娘成親的當晚,鐵石逃跑,讓燙娘一人獨守空閨;閔公子將貴童送給他的弓箭派人送回,金玉的母親決定放棄與閔氏家門婚事,答應金玉與天雷的婚 事,但金大人卻反常地開口反對,權氏不解;縣監到捕盜廳找貴童,將昨晚我來盜賊到他家中的事告訴貴童。

 

第26集有人密告到捕盜廳,讓捕盜廳的人得知姜捕手就是我來盜賊的頭目,王頭目派押送告密者給龔捕校的途中,被民雄派劫走,路過的人天雷,好心幫助被打傷的王頭目 派,卻被龔捕校在懷中搜出五萬兩的換票,貪婪的龔捕校要天雷拿出錢來,否則要將他當成是小偷關進牢裡,天雷不肯屈服,被拖進捕盜廳的牢裡,一路上捕卒、獄 卒,甚至是牢裡的罪犯都要他給錢,讓他感歎世道人心;貴童懇求父親放棄讓桐女當他們家的媳婦,他想把桐女讓給從小什麼都沒有的天雷,金大人答應貴童;茶母 告訴貴童,在拘留間遇到貴童的朋友,貴童驚訝天雷竟然遭受誣陷﹒﹒﹒金大人到酒館找末順,質問末順貴童到底是誰的兒子,末順嚇得不知所措。   

 

第27集

金大人終於發現自己的親生兒子是天雷,而貴童是末順兒子之事,這讓金大人不知該如何接受又該如何處置,另一方面,貴童去找月兒,並問月兒關於姜捕手之事, 讓月兒非常緊張,因此要爺爺先離開家去躲一陣子,但爺爺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事,堅持不離開,結果被龔捕校押進牢裡受盡折磨;金大人跟桐女提起天雷一直跟隨著 桐女,是因為愛慕桐女之事,桐女明確表明自己是兩班子弟,不能接受乞丐窩長大的天雷﹒﹒﹒;貴童在半途被刺客突襲,原來是偽裝成我來盜賊的王頭目的手下, 貴童警告龔捕校不要再做這種卑鄙的事;姜捕手派老根老大協助我來派的前輩分錢給窮困百姓,原來這位前輩是當年在乞丐窩的舊識。

 

第28集貴童為了要救製鞋老人,盡全力說服捕將大人,甚至將大明律搬了出來,捕將大人同意放了老人及月兒,但要他們同意不能提及此事;金大人告訴貴童自己,已經知 道天雷才是親生兒子的事,但他要貴童不能讓天雷知道此事,就算給全天下,他也不想把貴童和天雷換回來,貴童感動不已﹒﹒﹒貴童自從知道自己只是奶娘的兒子 後,甚少出現在旅閣,再加上天雷打算自組商團,桐女受不了打擊病倒了,桐女要天雷不要離開,留在她的身邊;天雷發現月兒是我來盜賊的事實,這讓他非常驚 訝,但也開始回想都甲和月兒還有姜捕手的話,再加自己在牢裡看到的一切後,天雷的內心不自覺開始有了動搖。

 

第29集我來派計畫搶奪平壤監營要送給戶曹的貢品,姜捕手告訴月兒,天雷來找他,要他讓月兒脫離我來派的事,並提出想拉天雷進我來派的想法,月兒堅決反對此事;金 大人知道天雷是他的親生兒子之後,常找機會來探望天雷,與天雷親近;龔捕手突然要貴童出勤,要他護送一批貨,半途遭我來派搶劫,貴童被姜捕手打敗,姜捕手 基於舊情放他一馬,卻被一旁的龔捕校放槍射中,傷重被逮入捕盜廳;天雷一聽到姜捕手被逮捕的消息,立刻想去月兒商量,但月兒不在﹒﹒﹒金大人到捕盜廳找捕 將大人,貴童看到疑惑不已。

 

第30集月兒去找天雷,請他出面求貴童,請貴童安排讓月兒和姜捕手見面;大房大娘擔心鐵石會與燙娘擦出火花,想辦法說服月兒的爺爺納燙娘為二房,月兒知道了後,大 怒並堅決反對;貴童對於姜捕手被逮之事,感到愧疚並耿耿於懷,又看到所謂的官員們,做出那些卑鄙之事而感到羞愧,因此找天雷商量,並計劃協助姜捕手逃獄, 另一方面,貴童去旅閣找了桐女,並將自己內心的真正感受告訴了桐女,也藉此機會兩個人確認了對對方的感情,天雷在門外看到兩人擁抱在一起的身影後,非常落 莫難過。   

 

第31集
貴童與天雷在夜晚進入捕盜廳,並順利的把姜捕手給帶了出來,暫時藏在旅閣,捕盜廳方面為了怕丟臉,所以命令所有的捕卒三緘其口,不准將我來派首領已逃掉的 消息洩露;龔捕校懷疑是貴童放走我來盜賊的首腦,但從事官要龔捕校不要浪費力氣在不必要的地方;貴童比龔捕校早一步到製鞋老人家,免於讓老人和月兒被龔捕 校押走,並將密函交給月兒,要她通知我來派的人﹒﹒﹒;貴童父親恐嚇捕將大人,要他在五天之內解決,找出銀塊或是賠錢;當天雷告訴姜捕手,貴童已經寫了密 函給我來派,要他們來接姜捕手回去時,姜捕手非常緊張的說,那是想利用他當餌,將我來派一網打盡,天雷動搖了對貴雷的信

任。

第32集
 
桐女因貴童的請求協助窩藏我來的首領姜捕手,但言語之間還是存著嚴苛的門戶之見,輕蔑賤民,天雷斥責桐女兩班有什麼了不起,他希望自己身上流著這骯髒的兩 班的血,從身體裡抽掉,一滴也不剩;沒想到貴童真的是把姜捕手平安的交給了我來幫派;傷重的姜捕手也對自己的手下們說出了他的遺言,希望天雷可以成為我來 盜賊的下任首領,成為他的接班人,但因先前天雷對姜捕手的作為有意見,曾經起過衝突,因此我來幫的手下們未在第一時間信服天雷,派人去試探天雷的底子;天 雷大張旗鼓要自主商團出使到清國,桐女感到驚慌,連忙向天雷道歉,但天雷表示從清國回來他會忘記這一切,無法動搖他去清國的決心,桐女氣憤向貴童訴說自己 的委屈。   

 

第33集
洪捕手等人去試探天雷的武藝,當大家對天雷的武藝感到失望之際,天雷與老根老大經過詳細規劃後,天雷單槍匹馬殺掉了王頭目;另一方面,趙先達懷疑末順,並 對她得到的遺產想分杯羹,開始勒索末順說他已經知道天雷是冒牌兒子 末順真正兒子是貴童,末順驚恐﹒﹒﹒趙先達離去後,末順告訴鐵石她想殺了趙先達;月兒見了姜捕手,質問為何要接納天雷進我來派,姜捕手說天雷自組商團要到 清國之事,只是為了要加入我來派的障眼法,月兒大吃一驚;因天雷把王頭目槍殺的事,我來派決定召開大眾公事討論首領接班人一事。

第34集姜捕手臨死前將重責大任交給了天雷,在大眾公事討論會上,民雄也正式加入了我來派;趙先達找上前縣監,告訴他他懷疑當年末順調包小孩之事,並要縣監一起共 謀並向末順勒索錢﹒﹒﹒;末順要鐵石將燙娘從月兒家帶回,大家都猜測燙娘新的買主出現,不知將被送往何處,大家紛紛向燙娘道別;趙先達要鐵石向末順傳話, 若三內不準備好錢,別怪他不客氣﹒﹒﹒為了要加入我來派,天雷假裝自組商團要到清國經商,臨行前他一一通知大家,向貴童道別時,剛好捕盜廳的畫師畫出槍殺 王頭目的兇手的畫像,貴童直說畫中人好像天雷。   

 

第35集
末順看到純真的燙娘,想到自己的過去,因此把燙娘的賣身契給燒毀並放燙娘自由;王頭目死了之後,王頭目派的手下在市集上人人喊打,聲望大不如前;被末順免 賤的燙娘又被鐵石送回月兒家,因為燙娘自己想留在月兒家學做鞋;百姓們開始反抗貪得無厭、壓榨人民的捕卒們,集結起來燒掉捕盜廳在市集上的有蓋幕,捕將大 人下令將所有參與的人全都抓起來,龔捕校帶領捕卒到市集上對人民放槍﹒﹒﹒;天雷偽裝成暗行御史,浩浩盪盪帶領我來派往高敞縣﹒﹒﹒金大人逼捕將大人賠被 我來派盜走的銀塊,捕將大人只好從捕盜廳的官費中,拿出二十萬兩賠,並向貴童大吐苦水﹒﹒﹒趙先達找縣監一起勒索末順,鐵石要末順將此事告訴貴童 

第36集桐女到金大人府上探望金玉,金玉的娘趁機提到準備桐女和貴童的婚事,桐女表示金大人好像不希望桐女嫁進金府,金玉母女訝異﹒﹒﹒;貴童到縣監家請縣監放過 奶娘,縣監堅持不肯放手;金大人告訴貴童,他希望天雷能傳承金家的血脈,所以要貴童放棄桐女﹒﹒﹒貴童到旅閣找桐女,告訴她其實天雷才是金大人之子,自己 則是在乞丐窩出生的奶娘之子,桐女說即使如此,她的心意也不會改變;天雷一行人抵達高敞縣,天雷使用計策,沒有犧牲任何一條性命,便抓到貪官高敞縣縣監, 並大開官倉,救濟百姓。

第37集天雷扮裝成暗行御史,不費一兵一卒便奪取高敞縣,並從帳冊中得知,貪官的首腦中有貴童的父親,天雷非常震憾;另一方面趙先達去恐嚇末順,鐵石為了保護末 順,將先前末順給自己的一萬兩,給了趙先達,卻沒想到趙先達竟然在當晚被人刺死…桐女知道貴童的生母是奶娘後,特地到酒館來,奶娘害怕藉口躲避;貴童撞見 林捕卒在偷翻有關我來盜賊的文書,林捕卒是我來盜賊眼線之事曝光,林捕卒被逮,遭受捕盜廳的嚴刑拷問;龔捕校在趙先達的屍體上發現一萬兩銀票,私自獨吞。   

 

第38集
天雷順利完成高敞縣的任務回到京城,得知林捕卒被捕之事,天雷不顧眾人的反對,堅持要把林捕卒救出…龔捕校私吞銀票後,想隨便結束趙先達的命案,貴童因趙 先達先前恐嚇末順的事,不肯隨便結案,堅持要調查到底,貴童找了舅舅縣監到捕盜廳說明昨晚的經過...月兒為了參與我來派的行動,決定暫時找個藉口先離開 爺爺家,以躲避開捕盜廳的監視;金大人在旅閣被桐女一口拒絕她與天雷的婚事,金大人大怒,告訴貴童他不可能答應貴童與桐女成婚,要貴童早日放棄,並要貴童 對趙先達的事不要介入太深。

第39集貴童為了要調查趙先達身上失蹤的一萬兩銀票的下落,找上龔捕校常去的巫女家,質問兩人的關係﹒﹒﹒天雷為了要求林捕卒,因此拜託月兒假扮成妓女,用計捉了 從事官當人質,要求捕盜廳交換人質﹒﹒﹒桐女為了她與貴童的戀情,因此親自到金大人的府上,把自己欠金大人的錢還清,並決定與金大人斷絕往來,金大人得知 桐女的想法後,非常氣憤並不准貴童再與桐女見面;另一方面清國商人陳大人到旅閣來找天雷,這時桐女才發現原來天雷並沒有組商團去清國,而我來派拿出一本刺 殺名簿,其中第一個要殺的就是金大人,天雷看到後非常難過,不知他該如何對夥伴的父親下手。   

 

第40集
因為捕盜廳找不到月兒,因此要把爺爺抓到捕廳去,沒想到爺爺到了拘留所,反而因為是我來盜賊首領族親的身分而倍受禮遇;貴童要龔捕校把趙先達屍首上的一萬 兩交出來,龔捕校卻說何不這件事就這麼樣算了,因為趙先達是金大人殺的﹒﹒﹒我來派的弟兄們,逼天雷同意一邊交換人質,另一邊行刺金大人,而朝廷方面也耳 聞我來派殺生簿的訊息,派禁衛營駐守貴童家,保護金大人的安危;貴童負責林捕卒和從事官的人質交換,龔捕校認為這是一網打盡我來盜賊的好時機,不管人質的 安全,埋伏在一旁,發動槍戰;桐女對於過去自己總是拿錢財和家門來衡量人,深感後悔,因此到金生員府上拜訪,說明自己想重建父親以前的學堂,並邀請金生員 擔任學堂的訓長。

 

第41集
我來派暗殺金大人的計劃失敗,這讓天雷感到非常自責,並認為自己不適合當我來派的首領,但經由月兒的相勸與鼓勵,終於讓天雷再度有了勇氣;另一方面,貴童 與金大人也得知天雷加入了我來盜賊的行列,貴童內心深處有被天雷背叛的感覺,因此發誓再也不將天雷當成夥伴,但桐女說貴童不將兩人被調換之事告訴天雷,同 樣也是欺騙了天雷;貴童在市集遇到以前家裡的長工占發,他質問占發是否殺了趙先達,是不是金大人要求他這麼做的,占發承認,貴童愕然;龔捕校要進德頭目幫 他除掉一直擋在他前面的貴童;桐女應貴童的要求到酒館將奶娘接走,免得被捕盜廳當成是盜賊的娘抓走。   

 

第42集
因一連串事件讓我來派士氣低落,天雷為了提振士氣,要和老根老大刺殺殺生簿裡,警戒最嚴密的貪官戶判大人,月兒勸阻不成,只能加入;而金大人則要求貴童安 排他與天雷見面,好將兩人互換的事實告訴天雷,並想辦法讓天雷脫離我來盜賊,沒想到貴童回絕了金大人,這讓父子之間有了更深的鴻溝…天雷和老根老大成功行 刺了戶判大人,逃離時被剛好在巡邏的貴童追上,天雷與貴童終於有了正面對決的機會,這讓兩個人的心境非常複雜,而藉對決的機會貴童告訴了天雷,其實金大人 才是天雷生父,而李參奉是貴童生父的事實,天雷非常震憾,因此去找末順確認。

第43集金大人到旅閣找桐女,要她幫忙安排見天雷一面,桐女為難,貴童在回旅閣的路上,被一群黑衣人行刺受了重傷,巧遇正要回府的金大人,金大人連忙將他揹回旅閣 救治;龔捕校和從事官等人尋著線報找到我來派的藏身之處,沒想到我來派已早一步逃走了,天雷特地留書說為了慰勞他們找到這裡的辛勞,要將捕將大人納入生死 簿中,捕將大人嚇到不敢回家;金大人得知捕盜廳抓到我來派,特地要求捕將大人將他釋放,並要他將一封書信帶回給天雷;金大人終於見到天雷,並勸他離開我來 派,不過天雷不但不接受,而且還表態對於他身上流著金大人的血,感到無比羞愧,下次如果又再相見,他絕對不會放過金大人。   

 

第44集
與天雷見面後,難過的金大人回到家裡,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訴了自己的太太權氏;而回到我來派的天雷,被幫眾知道他去見了金大人之後,非常不諒解,對天雷產生 了懷疑;龔捕校為了要找出末順的下落,把無辜的鐵石抓進了捕盜廳,著急的大房大娘到旅閣通知末順,並要末順轉往別處躲避;被抓進捕盜廳的鐵石,託我來派的 福,成為拘留間裡人人擁護的魔王;貴童領著捕卒搜查,終於逮到假扮成我來盜賊行刺他的王頭目派幫眾,進德為了救回自己的兄弟,要龔捕校想辦法,龔捕校以釋 放鐵石為條件和貴童協商;大房大娘趕來接剛出獄的鐵石,鐵石卻一心一意只想趕快去見末順,大房大娘心碎不已。

第45集鐵石見大房大娘為他哭泣,於是向大房大娘坦誠自己明知道大娘對他的心意,卻無法接受,因為心裡只有末順一人,大娘只能祝福鐵石;老根老大誤以為天雷垂頭喪 氣,是因為還沒有家室,硬要幫天雷和月兒做媒;全先達冒充天雷之名寫書函給金大人,想要引誘他出來後刺殺他,老根老大和月兒發現後把那個送密函的人抓到天 雷面前,但沒想到天雷卻說要他把密函送給金大人,而不知情的金大人答應赴約之際,卻被貴童看出那不是天雷的筆跡,因此貴童要金大人寫信給我來盜賊,承諾會 辭去官位並將所有錢財捐出來。   

第46集(結局)
  末順開口邀鐵石一起回故鄉,鐵石開心不已,而金大人也和桐女一起拜訪李生員,金大人甚至下跪道歉,表達自己的懺悔之意,貴童抓到了我來 派的昌福與昌福妻, 昌福受不了妻子接受酷刑,只好說出我來派的藏身之處;龔捕校告訴貴童他查到一個很大的秘密,就是天雷才是金大人的親生兒子,而貴童只是婢妾所生,貴童反譏 龔捕校花錢買兩班身分的事,龔捕校氣憤不已;在世局混亂之際,天雷和月兒以一碗淨水成了婚,正當喜悅之際,捕盜廳尋線而來,天雷和月兒一行人只得逃亡,貴 童因為金大人的託付,與天雷換裝,好讓天雷可以平安躲過一劫,沒想到龔補校以為換裝後的天雷是貴童,從背後刺死天雷而貴童見狀後憤而開槍射死龔補校,事件 至此結束。事隔多年後,月兒帶著天雷的兒子來見金大人與貴童和桐女,金大人抱著孫子時看見孩子的脖子上有著和天雷一樣的胎記,故事至此結束。

 

╔══════════════ ೋღ☃ღೋ═════════════╗

 ☼███████████████非關連結███████████████ ☼

╚══════════════ ೋღ☃ღೋ═════════════╝

 "一生懸命"  架構中   p(^o^)q...............

金時習出生於漢陽(今首爾)一兩班貴族家庭,幼時聰穎過人,三歲能詩,詩曰:「無雨雷聲何處動,黃雲片片四方分」。此事在其五歲時,傳入世宗耳裡,被譽為神童,備受世宗寵愛。曾隨名師金泮學習四書五經及百家著作,十五歲至三角山讀書堂學習。後逢母喪,父染重病,與訓鍊院都正南孝禮的女兒結婚。這句詩被天雷拿來寫出來時,看到差點閃尿。

 

想起天雷的少年時代成長過程真地很勵志,有如囊螢照書、歐陽修少時其母畫萩教子、王冕少年時代闖學堂等。

ddtcl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