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bucket

 ████████相關簡介████████

 

烏森之地有著不可思議吸引妖怪的力量,凡是接近那兒的妖怪,都會得到強大的力量而急劇進化、變強。年幼時,因為良守同情一隻妖怪,而使牠產生變化,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時音救了他,卻也因此受了嚴重的傷。良守非常自責,下定決心要變的更強,保護時音。故事就此展開......

Photobucket

 

《結界師》(日文原名:結界師(けっかいし))是一部由田邊伊衛郎(田辺イエロウ)原作,在日本週刊少年Sunday與台灣寶島少年所連載的妖怪漫畫,現已動畫化。日文單行本是由小學館發行,台灣和香港中文版分別是由東立出版社及正文社發行。電視動畫獲選為2006年第十回日本文部省文化廳媒體藝術祭動畫部門推薦的作品。

╔══════════════ ೋღ☃ღೋ═════════════╗

☼███████████████非關人物███████████████ ☼

╚══════════════ ೋღ☃ღೋ═════════════╝

 

結界師整個中心設定是"土地"。結界師中心思想,土地的力量。

神祐地:擁有特殊力量的土地,每個神祐地中都有一個異界,並有一個土地神居住其中。神祐地的土地神可以更換,但沒有土地神的神祐地會失去力量。後期裏會高層以攻擊神祐地以得到力量。

土地神:居住在神祐地的高級妖怪或神一樣的存在,能力高。失去神祐地的土地神會發狂或消失,而殺害土地神或攻擊神祐地都是重罪。

因 此得到土地的承認,就可以據地為王當土地神,土地神是被這片土地選上的管理者。依靠的是土地的力量,而不是自身的力量。土地神只是受有力量的土地偏愛的存 在,不一定很強。能力方面也沒一個準則,烏龍大人也沒很強啊,但是他有吃過的東西就會再長出來,被時音滅掉的那個地藏神則是應該走田地風調雨順豐收的路 線、而天狗和淡幽則表現不明顯。只是在結界師的世界想要強大靠地不是吃人和修練,而是得到土地的承認,要多少力量就有多少力量。那麼在外人眼中烏森是屬於 由結界師守護的無主之地,無知的小妖怪才跑會去烏森追求力量,大妖怪畢竟活了那麼長的歲數領地什麼的早進入穏定期了,沒有的也知道不要隨便亂碰。

Photobucket

這 種狀況直到遇上裡會的變革時期,那些弱勢或充滿野心的人想要追求力量,把動腦筋到神祐地與土地神上,如黑芒樓的白,不死身無道、日永月久二兄弟、扇一郎等 人都有這些打算。再加上以有心算無心下,很多處於弱勢的土地與土地神就在這群強盜用各種方式偷拐搶騙下遭殃。所以整部看下來大概就是結界師登場===>烏 森封印===>裏會異能者加入===>裏會兄弟復仇===>烏森封印完成===>各自回歸到日常生活。

╔══════════════ ೋღ☃ღೋ═════════════╗

 ☼███████████████劇情重點███████████████ ☼

╚══════════════ ೋღ☃ღೋ═════════════╝

 

結界師刻畫出人類內心對自我定位的茫然與追求

這 是一個建立在血統跟天賦至上的血統越是純正越是強大的故事,一直強調得天獨厚的重要性。所以沒強大的祖先,又不被土地喜歡的外道,注定在強者的戰場上只能 是廢物。這種在落魄後取得的成就感、認同感被賤踏的情形可以從不死身無道上瞭解,接著再由無道轉向良守的大哥,這位可悲的墊背大哥形象由一開始的陰險到最 後根本是出場當SNG連線記者用的,表情除了震驚以外還是震驚。像是當上夜行頭目、進入裏會企圖瓦解組織,似乎都是正守用來肯定自己的方式,所以去討伐總 帥後發現敵人又被它人先一步解決時,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當然由於超正向的良守用善良與力量發威後,對正統繼承人的弟弟的自卑情結就變成優柔寡斷的感 覺。

做為對照組的日永月久二人則是以做為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來說(聽起來好像可以出本了),真亦假時假亦真。由於精神力的強大下,過於玩弄記憶 才會發生二人加入換妻俱樂部、兄弟反目成仇、最後雙雙死亡的慘狀。二人的鬧劇還導致了裡會的崩潰與神祐地的災難接二連三,說真地這種狀況除非有像良守這樣 的單純正太少年可以辦到和好如初以外,日永月久都是老頭子了拉不下臉啦,只會新仇舊恨一次清,不會存在什麼展顏消宿怨一笑抿恩仇的發展。有這二則例子可以 感受出隔壁棚的是火影忍者似乎就是反例了,由一開始努力可以出頭天到後來根本都是吃老本,靠著我老爸是火影我超強、我有血輪眼我超強,我也希望我老爸是李 嘉誠啊。

整部看下來很多人會有疑問,作者似乎試圖開創新格局,結果失敗。收尾收得一點不壯烈、不刺激,看這部作品完 總有一股「好像少了什麼」的感覺....,好聽一點是雲淡風清、平實裡出感動;難聽一點可能變成中途腰斬。結果明明是良作卻敗在最後結局比收得清水還清, 最後一回也在22頁內容下over。結界師的結局可能有人會無法接受,像是裡會二兄弟那樣打到後面雷聲大雨點小,結局雖然讓人不盡滿意 不過也確實算是對主角、對作者的一個好結局了吧。記得以前聽同鞋說日本棒球巨砲王貞治在職業生漄的最後選擇在球季中急流湧退,下檯身段優雅對世人印象也有 加分不少,其實當斷則斷,不斷反而受其亂。

PS傳聞作者似乎師承藤田和日郎。

╔══════════════ ೋღ☃ღೋ═════════════╗

 ☼███████████████有關戰鬥███████████████ ☼

╚══════════════ ೋღ☃ღೋ═════════════╝

 

作 品的重點不放在戰鬥上,因此通常翻頁後,戰鬥就結束了,你會留下"那尼?巴嘎那!恐那釣都。。。阿逆A內油"的感覺,是屬於像古龍式的一招定勝負。然而良 守的強並不在於殺死敵人,而是在於保護同伴。良守的力量通常會在保護自己人時爆發,平常只是個不知道如何控制力量的小鬼,像是小瑤與小滿發動那個包圍城鎮 的類似攪碎機的黑色葉片,良守就用自己的力量抵擋住葉片的轉動力。

所以號稱最強的男主角良守、最腹黑的大哥正守,從1-35集以來沒有打贏 誰過幾個人!良守/正守為何這麼少贏呢?那是因為以下所舉出的壞人,每一個都是用數十頁的對話,數個小角色的腄臉來鋪陳他們的「強」,再用其它事件使得他 們都死得很乾脆,一頁就被更強的反派解決了秒殺了。良守或正守突然就沒事做了, 原本的目標也不見了,就像夢醒了一樣lol

無道(因神祐地主人關門重練而掛點)

扇一郎(扇七郎,用一頁就幹掉了)

夢路(零號,秒殺)

黑兜(屋森,兩頁解決)

裏會之戰(日永,三頁控制全場)

二號、小滿(扇七郎,在良守控制全局後出來當壞人)

炎上寺彩子(夜城,用大鳥秒殺,夜城隨後(數頁後)因為大鳥對付不了良守就被迫自殺了)

月久(被爆氣的日永秒殺)

日永(自己交待完後事跳進正守絕界自殺)

╔══════════════ ೋღ☃ღೋ═════════════╗

 ☼██████████████有關結界術██████████████ ☼

╚══════════════ ೋღ☃ღೋ═════════════╝

 

結界術由開始的方圓、定礎、結、滅的起手式開始,就是已經是屬於遠距離攻擊的模式,就像牙突一樣。遠距離攻擊總有死亡八碼,你必需使用摔拌或逃脫來 再次進行攻擊,直到最後強化發展出來的零式牙突就像絕界與真界才能避開弱點。另外還有像結界的限定使用、隔音、限定特定人士進出、念絲、守美子利用結界操縱空間 把龍玩弄在股掌之中這只是一種結界術的進階使用。

由上面發展上來看結界術,本質上是應用性質大於戰鬥性質的術,因為這是間時守用來測驗結界師資是否合乎真界要求的特化法術。就如良守練的是真界,就是封印烏森必備的創世能力;而時音練的是空身,就是穿透萬物的能力,為的是找到霸久魔主人。

練的是戰鬥用的能力嗎?當然不是。所以烏森的正統守護者都是會做出意外性的人士,所以守美子和正守這種即戰力就算強大也不符合,不符合才會黯然離開尋找解決的方法來幫助家人。

為了有效照顧宙心丸而等待真界的使用者與宙心丸共鳴,需要"無想"來確保自己可以對力量穩定的控制與輸出定態。無想就是要讓施術者的精神沉澱,不受外界影響而順利使出施術者"最大"的力量,個人認為無想對於良守這個"中二"的小鬼非常重要,他就是國中生阿。 

╔══════════════ ೋღ☃ღೋ═════════════╗

 ☼███████████████結局感想███████████████ ☼

╚══════════════ ೋღ☃ღೋ═════════════╝

 

每 個人的故事都好像要說不說的東描述一些西描述一些~~ 前面場面搞很大,結果收尾相對偏弱。幸好良守的成長不是透過高潮,而是透過整個最終回的劇情表達出來,全部總結在他創造出志志尾限卻又送走他的那刻起,他 開始放下了很多執著,在無法留下母親與拯救宙心丸的結局下,良守對世事的瞭解也更多了。相比之下,正守就好解決了,只要留校察看持續再教育就可以了,因為 他的心結也早已解開了lol

另一位令人感到可怕的是扇七郎,他一直來是以心 中的那把尺在衡量事情以避免動搖,所以當他看到正守、良守、守美子之間的差異後,才會詢問守美子對於她那特別的氣息與不會動搖的意念是什麼?劇末他得出的 答案是由效法守美子開始,斬斷神祐地對家族的束縳,終結一切的悲願。效法守美子殺土地神後,不知扇七郎有何體會就是了。但我想他的體會應該沒有守美子的丈 夫、良守的老爸來得深,因為這個戴眼鏡的男人知道守美子也是個遍體鱗傷的人,只是一直在偽裝自己。唉難怪他可以和守美子生了三個小孩,因為他抓得住女人的 心,而扇七郎只能徒步摸索XD。

 

創作者介紹

言不及意的外部記憶裝置

ddtcl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ace
  • 您好,結界師也是我過去非常喜歡的一部作品,至今也依然難忘。
    您的文章說的一針見血,簡直是我本人的感想(笑),最後的結局確實令人有些悵然啊。
    今日偶然看見這篇文章,再次感謝您!